欢迎来到--注册送68元体验金!
注册送68元体验金相关企业
中文
新闻中心
注册送彩金68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远东控股集团蒋锡培:不要分国企外企民企 是否好企业才最重要
站内搜索
新闻资讯
产品中心

远东控股集团蒋锡培:不要分国企外企民企 是否好企业才最重要

来源:腾讯财经发布时间:2017-07-04

蒋锡培,1963年4月生,江苏无锡宜兴人,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远东控股集团)董事局主席,中共十六大代表。

远东控股集团创建于1985年,前身为宜兴市范道仪表仪器厂,集团年营业收入近400亿元,旗下有上市公司远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(600869.SH,下称智慧能源),旗下远东电缆目前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电缆生产企业,


2017年6月28日,大连,在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,远东控股集团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蒋锡培,就远东控股集团业务发展及宏观经济等领域的话题,接受了腾讯财经的访问。


腾讯财经:远东控股集团以电缆起家,现在也是中国最大的电缆行业企业。我想请教的是,目前中国电缆行业的集成度如何?有没有大规模并购的可能?

蒋锡培:中国电缆行业有1万多家企业,这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过程。我相信我们这个行业也会像欧洲,也会像国际上其他的成熟国家一样,一定会集中度越来越高。目前,前10家企业还不到10%的份额。我相信未来5年、10年后,前10家企业至少能占到50%以上的市场份额,甚至百分之八九十。

腾讯财经:远东控股集团有没有这方面的并购计划?

蒋锡培:我们现在的发展主要是主业+投资。主业就是我们全球领先的智慧能源、智慧城市的系统服务商,电缆是我们开始创办时候的一个产业。我们20年前就是规模最大的智能线缆的生产企业,而且每年也有比较好的增长。

毫无疑问,这个行业在发展过程当中一定会有收购和被收购的情况,甚至上市公司之间的直接并购也会逐步展开。远东争取在这个领域能够成为全球有影响的一流的企业。我们一方面做好现有的业务,同时也会有收购兼并的战略。

腾讯财经:尽管远东早已是中国最大的电缆生产企业,但看上市公司的财报,2016年,有超过120亿元的营业收入,但净利润只有2个多亿;今年一季度,营业收入有不错的增长,利润却在大幅度地下降,这是为什么?

蒋锡培:电缆行业是一个竞争性非常强的行业,也存在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现象,这是大环境因素,使得我们的利润率较低。

我一直呼吁整个行业要提质增效,国家在政策上要鼓励扶优扶强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招投标中基本单纯以最低价中标,不讲质量,不讲信誉,不讲口碑。

第二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原辅材料大幅上涨,我们接到的订单,在手的合同,还是以原来的价格,不能改变,所以这对利润也是有不小的影响。

第三,我们的成本,无论是用工成本,还是其他的税费成本,也是很高的。

但是,我相信,今年我们的效益会好于去年,这毫无疑问。

同时,在我们去年总的营收350亿当中——指的是远东控股集团,净利润有近20亿,其中有70%是来自于投资收益。这是我们集团业务和重点在逐渐改变的结果。

我相信,未来行业的集中度,不光是我们电缆行业,会越来越高,相对的利润率也会越来越好。未来是大企业和大企业之间会很好地合作,好企业和好企业之间会很好地合作。这种优势互补,重视可持续的发展理念,重视品质的理念,会使得企业应有的、合理的利润能够得到保证。

腾讯财经:谈到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问题,我看到西安地铁使用问题电缆的事件曝光之后,您在这方面有公开的表态发言,呼吁要对《招标投标法》进行修改、规范。您能具体讲一讲,您认为《招标投标法》在哪些方面需要规范、修改吗?

蒋锡培:西安地铁的问题电缆事件曝光以后,社会各界高度重视,中央也好、地方政府也好,相关的部门也是高度重视的。

现在不光是我们电缆行业,多个行业都出现过类似的事情:从一个企业、一个行业的事件,引发到整个行业乃至社会的信任危机,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。

我觉得,更重要的是,怎么样让这种血的教训、惨痛的代价,能够少发生,这就需要我们有好的法治环境,有好的政策环境,同时还要有好的舆论环境,好的经营环境。

当然,这些事件的发生原因里,企业是责任的主体。作为企业,要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,做出最好的品质,用最好的服务和品牌、口碑去赢得市场,要有持续发展盈利的能力,要守住底线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但无论过去,也包括现在,我们确实也存在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现象。包括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《知识产权法》和《产品质量法》也没有得到有效的贯彻,侵权现象不时发生,而《招标投标法》更是使得商业活动以最低价格来作为衡量的标准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

尽管《招标投标法》中规定,“投标报价低于成本”,“评标委员会应当否决其投标”;但是,这几年、几十年来,有几个是把低于成本价的中标给废标了呢?几乎没有。

所以,这就逼着企业这次你低价中标了,别人没有拿到;下次他的报价,比你的还要低,没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有些中标的价格,不要说成本了,就是连材料都不够,怎么能够保证正常的经营呢?毫无疑问,只有偷工减料。如果不偷工减料,就意味着停止生产,也发不了工资,也还不了贷款,与其早死不如晚死。这是一种恶性的循环。

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觉得除了企业自身有这个意识以外,政府的相关法律法规要匹配,要能够鼓励优质优价,鼓励共享精神,鼓励品牌,使得把好的资源集中到能够生产更好的产品,提供更好的服务,有持续发展盈利能力和竞争优势的企业上来,扶优扶强。

再加上我们的用户也不能完全贪便宜,你又要便宜,又要让人家讲质量是做不到的,这是矛盾的。

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企业宁可花5倍、10倍的钱,到国外采购设备;哪怕花20倍、30倍的钱,去买别人的包包,包括衣服这些时尚用品。

当然,还有这样一些监理机构、检测机构,他们有些也没有尽到责,有些甚至是弄虚作假,使得不合格的产品,乃至伪劣产品都有“合格报告”——因为业主、施工单位、监理等必须要有“合格报告”才能交差,才能验收。

这样的情况、这样的现象,就引发了无数的腐败。一个不好的事情出现了,要牵涉到很多人,每一个政府官员,不要说处长、厅长、部级领导,哪怕是一个科长,他们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,都不容易。

我觉得如果这样的现象,不做改变,那是真的不可持续的。

腾讯财经:您刚才提到企业税费成本高的问题,我看到,之前您对财税改革的问题,也有过公开的表态和发言。这几年,国家一直在进行减税、减负的工作,不知道您作为企业家,有没有感受到实际的效果?您对财税改革,有哪些具体的建议?

蒋锡培:尽管中央政府不断地减轻企业的负担,也有具体庞大的减税的科目计划等等,但是客观上,企业的负担现在还是比较重的。现在的税率还是比较高,费率也比较高,绝大多数企业的利润,没有它交的税多,没有它付的利息多,甚至没有它用电用气的费用多,没有它付的人工工资多。

现在是全球一体化了,要参与全球的经济竞争,就要在全球范围内考虑我们的环境是否是最好的,我们的成本是否比较低的?

我建议,国税地税最好能够合并——至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事权、财权问题,就由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去聊好了,谈到一个比较合理的分配机制;至于企业和老百姓,就省得大家去跑更多的衙门。

现在企业的所得税、增值税也是比较高的。企业的融资成本高,收不回的坏账能否税前抵扣?所得税能否从15-25%,统一降到到15-20%,或者统一到15%?

还有个人所得税,现在个人所得税征收基数是从3500元到12万,税率从3%到45%,基数能否增加一倍呢?从3500到7000,从12万到24万?

现在个人所得税占国家税收的权重,现在只有6%左右,国外有些国家是超过了50%。我们不是没有个人所得税源,而是很多人尽可能想避税甚至逃税。如果我们能把税率从3%到45%,下调到3%到30%。对于最富裕群体来说,70%的收入还都是你的,还有几个人要偷税漏税,还有几个人要移民?

还有一个就是印花税,我们现在有13个印花税。一个账本要5块钱、10块钱,你签的合同,钱还没有到账呢,就要交万分之三的印花税。这个税种是否可以取消呢?

最后,我认为,我们再也不要去分什么央企、国企、民企、外企了。分这么多成分,说到哪个,哪个都很重要。其实,好企业才是最重要的。你只要在中国交税,遵守中国的法律,有持续的竞争能力,政府就应该集中资源去支持。人为地区分这些,其实是利少弊多。

腾讯财经:您刚才也提到了全球化,我看到您对“一带一路”的政策有积极地响应。远东控股集团,是否会在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和地区,在那些生产成本更低的国家,去投资,去进行生产的计划?

蒋锡培:“一带一路”不仅仅是很了不起的理念,而且现在还有好的方案,好的举措,真正能够去落地。远东作为行业当中的领军企业,也有这种使命感,责任感,更有这种荣誉感,我们希望能够在“一带一路”上有远东这样的身影,有远东的作为。

我们现在更加加强了国际化的团队,使得远东既要能够抓好国内市场,更要促进国际市场。既要抓好产品经营,又要抓好资本经营。

腾讯财经:远东现在在国际市场上,是否主要还是销售,并没有去做生产布局?远东有这方面的考虑吗?

蒋锡培:我们现在在国内的生产和销售是比较多的。当然,我们在国外也有这样的一些布局,也包括收购兼并等方面的安排。

腾讯财经:到今年5月底,远东控股集团对外投资了300多家企业,不包括新三板挂牌的公司,正式上市的公司就有92家,应该说非常成功了。您在投资方面的原则和逻辑是什么?为什么会有这么高成功的比例?

蒋锡培:早在20年前,我们集团就专门讨论过这样的问题——是多元化发展也好,还是专业化发展好?那时候的讨论,就非常激烈。

其实,多元化有非常成功的企业,专业化也有非常典型的代表。事实上,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首先要把自己从事的产业、企业,做到极致,比如说至少做到前十;才有机会,有时间,去考虑在新的领域发展。

我们就是在20年前,确定了主业+投资的发展战略。在1997年的时候,我们跟雨润集团、红豆集团、利安达集团等等,联合发起成立了江苏投资联盟,这在当年成为了中国经济界十大新闻之一。我们要解决的问题,就是如何抱团发展,如何寻找更合适中国企业发展的道路。 远东坚持了20年,至今已经投了339家企业,到现在,有92家已经上市了——当然,其中包括28家新三板的企业。今年,又有15家报到证监会了。我相信从目前的情形看,有可能到年底,我们投资的企业,会有超过100家成为上市公司。

我觉得我们能够做到今天这样的成就,和我们的投资意识、投资理念和投资方式有关系。那就是“选好行业、选好企业、选好团队”。

当然,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,如果是我的同学,我的朋友,我知根知底,他(她)愿意用自己的真金白银来投三分之二甚至70%、80%,那不到三分之一的份额,我闭着眼睛就投了。你赚钱就我就跟着赚,亏钱我就跟着亏,我相信你也不是忽悠我的。所以,我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逻辑,使得我们的效率也快,成功的概率也高。

腾讯财经:我想跟您请教一个关于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,远东在业界有很好的口碑和信誉,但是在上市公司的治理方面,已经有几次被证监会调查的记录。您在这方面有没有反思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蒋锡培:远东是一家有32年历史的企业,我们的上市公司,则是从2001年开始,逐步并购青海的三普药业后,借壳上市的。三普药业是青海第一家上市公司,当时遗留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。我们经营管理了十多年,其实很多问题一直在解决,这确实也带来了一些不利的影响。

但就我们本身而言,毫无疑问,我们是有这样的法律意识和规则意识的;也不会去违反相关的法律和法规。上交所、证监会,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管理,毫无疑问也是对的,有助于促进上市公司的健康发展。

对于证监会的调查和上交所的处罚,我们必须要服从管理,要好好地检讨。因为作为企业来讲,只有规范,只有更好地加强管理,才能走得更远。

腾讯财经: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宏观经济,今年全国一季度GDP的数据有点超乎预想的好,可能在二季度这个情况也不会太差,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周期。在这方面,您是怎么看的?

蒋锡培:我觉得,GDP尽管重要,但是可持续发展更重要,某种程度上,现在大量地加强基础建设,大量地加强PPP工程,还有房地产占的权重比较大等等,其实是难以为继的。

某种程度上,政府的资源、社会的资源、自然的资源,都很有限;绿色的、可持续的GDP,更加重要。我认为,哪怕是5%的,甚至是3%的高质量的GDP,就已经很好了。

我们更希望有更好的环境,使得我们企业的创新动力、发展创造的价值能够更高,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更有竞争优势和主动权。

发展经济,只是一个过程和手段,最终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就是要“民富国强”,老百姓要有获得感,要有幸福感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哪怕我今天喝个开水,喝碗稀饭,都觉得很开心,都感觉很安全、很健康,其实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生活。

过度地投资、过度地消费,过度地透支未来,都是要好好反省的。